别来无恙

北南

首页 >> 别来无恙 >> 别来无恙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 重生八零:带着空间回油田 穿越 万花筒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隐婚娇妻,太撩人! 将小混蛋教成三好男人 总裁老公,太撩人! 我们说好的 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
别来无恙 北南 - 别来无恙全文阅读 - 别来无恙txt下载 - 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 94 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从尽头走到病房, 顾拙言用力握着庄凡心的手,那只手温度偏低,汗涔涔的,他十指穿过指缝牢牢地扣着。

走廊上有医生和护士经过, 偷看他们,庄凡心知道自己一身恶名,很怕, 缩着肩膀往回抽。顾拙言明白他在想什么,说:“我不在乎。”

旁人的眼光、议论,他什么都不在乎,只想把庄凡心抓在手里, 抓住才踏实。庄凡心蓦地安生了, 残存一点惶恐,勾着顾拙言手背的指尖松松合合。

回到病房,床上的被子凌乱未叠, 顾拙言说:“躺一会儿吧, 还要不要睡?”

庄凡心爬上床,后背贴着床头,眼神不住地瞄那瓶药片。“不睡了。”他小声说, 戚戚然仰起脸,望向顾拙言的情态那么卑微, 像一个等待判刑的囚犯。

顾拙言的心肝一阵涩痛, 将那瓶药放在床头柜上, 说:“这不是你的罪证, 不要怕。”

“可我骗你了。”庄凡心绞着眉头。

顾拙言抚上那眉心:“以后不骗我了,都跟我说,好不好?”

庄凡心点头,似是不敢相信,又颠三倒四地为自己辩白:“我真的好了,我没有病了,好几年,痊愈好几年我才敢回国……不然我不会纠缠你的。”

这句话将顾拙言深深刺伤,他几乎再度哽咽:“庄凡心,你没有痊愈我就陪你治疗到痊愈,你好了,我就陪你一直好下去。”

他们之间,不再留有“分开”这个选项。

顾拙言抹了把脸,坐近点,抬臂把庄凡心收拢起来:“安排的检查都做了?阿姨呢?”

“空腹做的检查,我妈去餐厅买吃的了。”庄凡心渐无方才的忐忑,“我让她买一份蒸牛仔骨,你喜欢吃的。”

顾拙言无奈地笑:“阿姨坐飞机赶回来的,多辛苦,你还劳烦她给我买东西,你这不是坑我吗?”

一提这个,庄凡心乍然一惊:“你妈妈……是不是讨厌死我了?”

顾拙言不知道怎么说,那段亲热视频曝光后,别人认不出他,薛曼姿认得出,大清早打电话骂了他一顿,说他冲昏了头,如今害得庄凡心更被推到风口浪尖。骂完,薛曼姿拎包去GSG代总经理上班了,让他专心处理这摊麻烦。

顾拙言打开包:“拿了衣服来,洗个澡吃点东西,今天的液还没输呢。”

庄凡心听话地去洗澡,不多时,庄显炀和赵见秋一同回来,都撑着份笑容。等庄凡心洗完澡,人齐了,各怀心事地吃饭。

人家爸妈都在场,顾拙言却不管不顾地霸占着床沿儿,搅一搅白粥,舀起一勺喂到庄凡心的嘴边。赵见秋出声:“小顾,不至于。”

顾拙言说:“这次,我想好好照顾他。”

他不在的岁月里,庄凡心独自承受痛苦的三年中,他想弥补,庄凡心不懂他话里的含义,捧着包子微愣,一不留神被喂了口热粥。

吃过饭,护士来输液,顾拙言终于腾出床边的位置,他退到床尾,不动声色地朝庄显炀身边走去。

庄凡心伸着胳膊,眼睛却一直追着顾拙言看,仿佛是没有安全感的孩子。顾拙言已经站在庄显炀身旁了,说:“叔叔,咱们去喝杯茶?”

“不要乱动。”护士提醒。

庄凡心松开揪住被单的手,放回去,眼中充满了焦虑,他知道,顾拙言要问曾经的那些事了。

对面的休息室很宽敞,摆着单人沙发,顾拙言和庄显炀凭窗而坐,外面天高路远,能望见医院门口新摸来的一批记者。

顾拙言率先承认:“叔叔,你和医生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庄显炀错愕地看他,仅一秒,板直的腰背弓下去,那么颓然:“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也瞒不住了。”

顾拙言说:“我怕凡心会情绪波动,所以只能问您。”他已经忍耐了太久,急躁过,胆怯过,此刻做好一切准备,“叔叔,告诉我全部真相。”

庄显炀迟缓地向后仰,靠住椅背,像一名追忆往事的老者。

他们刚去美国的那半年,庄凡心除了陪伴爷爷便是去画室练习,也是在画室里,他认识了江回。

提及这个名字顾拙言就忍不住:“那么早就认识了?”

庄显炀“嗯”一声,因为都是中国人,庄凡心和江回很快成为了朋友,更巧的是,江回也有意攻读珠宝设计,只不过考虑的是另一所口碑和门槛都低些的学校。庄凡心得知后总是鼓励江回,陪他一起练习,还带江回让庄显炀进行辅导。

顾拙言本不想打断:“是凡心帮他才……”

后来江回勉强和庄凡心进入同一所学校,珠宝设计专业只有他们两个中国人,分在同一间寝室。那时候距ACC比赛过去不到一年,庄凡心在校园里小有名气,但他不太与其他人交往,只和江回亲近,总是一起上课、吃饭、画画。

顾拙言稍稍意外,庄凡心的性格热情,真诚,是最不缺朋友和人缘的。庄显炀苦笑一声,简短的一句便解释清楚:“他很惦记你。”

分手后,庄凡心那半年里都闷闷不乐,他很想顾拙言,一个人的时候总在画顾拙言的样子,画了上百张。

他也很渴望朋友能倾诉,于是提前认识的江回就担任了这个角色,他对江回无话不谈,爷爷的身体,在国内的事,和顾拙言的感情,他什么都和对方聊。

怪不得,顾拙言记得第一次见江回,对方知道他姓顾,露出一副相识的神态。

庄凡心和江回的关系越来越好,或者说,是庄凡心把江回看作非常好的朋友。

因为江回独自在国外念书,庄凡心很照顾他,经常带他去家里。江回时常向庄凡心讨教课业上的问题,庄凡心也总是毫无保留地帮助。

对那段关系越了解,顾拙言越愠怒,他迫不及待地问:“……抄袭是怎么回事?”

庄显炀撇开脸,觑着窗外的高空:“那是凡心承受至今的冤屈。”

江回曾看到一张庄凡心的设计草稿,觉得很漂亮,庄凡心说只是随便画的,江回很感兴趣,不停地问,才使得庄凡心把整个设计思路和背后的含义告诉了他。

辗转快到大一结束,江回偶然一天再度提起,建议庄凡心完成那张作品作为期末设计。说到这儿,庄显炀移回目光看了顾拙言一下:“那时候国内快高考了。”

顾拙言有些莫名,不明白对方为何突然插一句这个。

庄凡心决定完成那幅作品,他全心全力地画,找材料,如同做过般那样得心应手。就在期末的前半月,专业所有人得知江回偷偷参加了设计比赛,并斩获冠军,而作品,就是庄凡心的那一项设计。

江回拿走了当初看见的草稿,顺着庄凡心的设计思路完成,然后在两个月前以自己的名义拿去参赛。除却材料不同,他的设计和庄凡心将完成的设计相似度极高,是肉眼可辨的抄袭。

从那一刻,庄凡心被钉在抄袭者的耻辱柱上。

嘭,顾拙言一拳砸在沙发扶手上,手臂突着血管:“就没办法证明?!”

庄显炀说:“我和他妈妈停手一切工作,陪着凡心找校方,找设计比赛的举办方,把所有想到的办法都用过了……因为这件事,凡心的爷爷心脏病发再度住院,我们只能把精力转移到照顾老人上面。”

庄凡心再也没有安宁,他震惊、愤怒,他去质问江回,江回却说那是自己的设计成果。他一个人四处奔走,不知疲倦地求诉,但没有一个地方相信他、帮他。

从初始的草图到一步步设计修改,江回的证据很充分。除却未完成的作品,庄凡心却没有丁点证据,而就是这慢一步的设计把他从创造者打成了抄袭者。

那个期末,庄凡心被取消了考试资格,等待他的是学校的一道通知——他被开除了。

庄凡心百口莫辩,可他依然没有放弃,他一趟趟地找校方,每天睁开眼睛就往外面跑,那段时间,他瘦得皮包骨头,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他。

江回凭借那件设计得了奖,并把作品高价卖给一间有名的艺术馆,举行仪式的当天,庄凡心冲去把东西砸得粉碎。

顾拙言听出端倪:“他……”他想说,庄凡心的情绪是否从那时开始变化的。

庄显炀懂他的意思:“凡心承受了巨大的刺激,那份刺激每时每刻地折磨他,他变得容易激动,赤红着眼睛说要讨回设计时,像要豁出命一样。”

设计被盗窃,他被诬陷,被学校开除,那一段日子犹如炼狱,庄凡心困在其中死命地挣扎。明明精疲力尽,却日复一日地奔波,躲在房间里无助地想哭,最后演变成歇斯底里地大笑。

曾经娇气、胆小的一个人,只剩下狼狈和疯狂。

庄凡心被逼得丧失了理智,他不想讨公道了,都无所谓了,他只想问江回夺回自己的设计,那份东西是他的,别人一张纸,一片屑都不能留!

“我的孩子,我从没见过他那样,那么轴,那么倔,要杀人放火般去硬磕。”庄显炀紧紧扣着扶手,“后来,他袭击了江回。”

顾拙言心里咯噔一下:“他有没有受伤?”

庄显炀摇摇头:“他揣着一把美工刀去找江回,像个被逼到绝境的亡命徒,如果不是旁人恰好经过,他可能会断送掉后半辈子。”

庄凡心划伤了江回,以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带走,庄显炀和赵见秋到处打点,亲自登门向道歉、赔偿,求得江回答应“网开一面”撤销起诉。当时庄凡心已经被诊断为抑郁障碍,年纪也小,费了很大工夫才没有留下案底。

顾拙言简直心惊肉跳,焦急又恐慌地追问:“凡心出来以后怎么样了?”

庄显炀久久没有吭声,痛苦地捂住了脸,庄凡心出来时根本不像个人样,惨白的脸,嶙峋的身体,似一具失魂的肉身蜡像,比衰败的、凋零的花还不如。

种种变故交织在一起,当晚,庄凡心去了医院,一直等他出来的爷爷终于散尽最后一口气,满眼浊泪地归了百年。

最后一根稻草落下,庄凡心彻底被压垮,陷入无尽的崩溃。

顾拙言张张嘴,说不出话来,他深知庄凡心的性格,热情,真诚,对每个人都抱以最大的善意。他还记得庄凡心说过,不凡的凡,开心的心,努力才会不凡,对人好才能开心。可他的努力换来什么?被打为抄袭者不得翻身,他的善意,他对人好,换来的是嫉妒和背叛。

顾拙言扭头望向对面的墙壁,想透过层层阻隔望到病房里面,病床上,躺在那儿的人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了现在。

“他病了。”庄显炀眼角潮湿,“他能走能站,但是奄奄一息,他撑了很久,那时候是七月份了,他每天都惶惶不安,怕你见到他那副样子。可是……他在一天天变得更糟。”

顾拙言明白,换作是他,他也不愿被爱的人知晓那一切,何况他了解,庄凡心的自尊心很强,在班级里被当众批评都会难受一整天。

“他想给你打电话,七月就想打了,他备份你们的聊天记录,你们一起拍的照片,每一次在按下号码前放弃,然后看着那些东西从白天到晚上。”意料之中的一声,庄显炀隐忍地哭了,“后来,他终于撑不住了。”

顾拙言喘不上气,想要喊停。

可庄显炀已经揭开淋淋的真相:“八月三号的凌晨,他打给你那通电话,用他想到的唯一一个理由让你死心,阻止你去找他。然后……”

“他……自杀了?”顾拙言屏着呼吸。

庄凡心当时把自己锁在浴室里,已经吞了安眠药,冷水浸泡着身体,瑟瑟发抖。当他听见顾拙言的声音相隔千万里传来,像临终等来爱的人一样,没有了任何遗憾。

挂断电话,庄凡心渐渐失去了意识,滑入浴缸沉溺于冰冷的水中。

那是庄凡心的第一次自杀,离死亡那么近,后来医生说,如有分秒的耽误这条生命就结束了。

那之后,庄凡心被安排住院治疗,几个月后,因不堪痛苦再度自杀,是割腕,万幸被护工及时制止。

他在医院整整度过一年,像满身伤痕的鸟被关进笼子,半死不活。庄显炀分身乏术,没多久,珠宝公司因经营不善只得卖掉。

后来发生了转机,庄显炀说:“凡心在医院认识了一个华裔的护工,是个有点迷信的阿姨,对方很照顾他,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一枚平安符,祝他早日出院。”

顾拙言病急乱投医地问:“很管用么?他转好了?”

“不是……”庄显炀看向他,“他找对方学,自己折了很多,说是保佑你在国内健康,保佑你学业顺利,方方面面,每一个都是给你的。”

庄显炀和赵见秋意识到,庄凡心从未放下过顾拙言,他们开始鼓励他,劝说他,等他好起来,可以回国和顾拙言见面。

“我永远忘不了他当时的样子,在沙漠里看见泉眼似的,又怕是海市蜃楼,他问我们,真的能再见你么?”

凭着那一点信念,庄凡心开始真正地好转起来,一年后,他出院了,进入另一所学校念服装设计,一边治疗一边念书,折磨他的抑郁症持续了三年才离开。

庄凡心对顾拙言满心歉疚,他康复了,却不敢回国,想让自己变得好一点,更好一点,他学击剑、吉他、学那一首《菊次郎的夏天》,他想学会一切和顾拙言有关的东西。

庄显炀说:“他变化很大,比从前更积极,更拼命,什么都想做到最好,表面上他也坚强了很多,好像曾经的伤害都已经被抛下。”

真能抛下么?顾拙言想。

双腿有些不听使唤,从休息室出来,顾拙言立在走廊停滞了许久,推开门,他一步一步踏进去,闯入庄凡心焦灼的视线里。

输完液了,刚拔针,原来他们竟说了那么久。

顾拙言行至床畔,握住庄凡心的手背按着针孔,那只陈旧的手表一直紧紧地匝在手腕上,仿佛遮掩着什么。他伸手去碰,庄凡心敏感地瑟缩了一下,低声说:“别摘它,求求你。”

顾拙言却没听,一点点解开表扣,摘下,常年不见光的一环皮肤白得病态,翻掌向上,露出腕间一道淡粉色的疤痕。

庄凡心颤抖着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顾拙言发不出声,点点头。

面颊一瞬间潮湿,庄凡心泪流满面,已辨不清此刻的心绪,他反握住顾拙言的手,只哭,压抑地、低沉地哭。

顾拙言看着那张斑驳的脸蛋儿,要咬碎一口牙齿:“江回抄袭你的设计,是什么?”

庄凡心流着泪说:“是一顶冠冕,蓝色的,以世界的海洋分布为灵感。”他埋进顾拙言的颈窝,“是我给你的……十八岁生日礼物。”

他丢掉了,全部丢掉了,可他牢牢地记得,那个期末他想做出来,想和顾拙言见面的时候能够重新送出去。

庄凡心背负了莫大的冤屈,在异国他乡求告无门,自尊被击打入泥埃。他被糟蹋了一颗真心,被诬陷,被施以惩罚,被偷窃走献给年少爱人的一腔柔情。

他胆小,懦弱,缩成一团度过了灰暗的一年,一步步挣扎着站起来,滋长出铠甲,试图走进一段新的生命。

可是伤痕是抚不平的,庄凡心十年间没交过任何朋友。

他彻底放弃了梦想,画不出一条线,只有无尽的颤抖和冷汗。

十年后重逢,庄凡心看见顾拙言,像断翅的鸟望见归巢,零落的叶飘向软泥,痴痴,傻傻。他妄想和当年一样,站在顾拙言面前的他优秀、健康、盈着爱意,那一截灰败惨淡的生命他永远不要顾拙言知道。

可是所有过往都被掀开了。

庄凡心在顾拙言的怀里放声痛哭,那么惨厉,像被一刀一刀割破了血肉。

病房内许久才安静,顾拙言抚着胸前精疲力竭的身体,一遍遍重复“有我在”。擦干庄凡心的鼻涕眼泪,他说:“十年前的噩梦不会再上演了,相信我。”

网上的事件越演越烈,医院外面徘徊着记者,就连里面的医生护士也已认出庄凡心就是事件的主人公。顾拙言当机立断,联系了司机,决定从这个是非地离开。

他对庄显炀和赵见秋说:“叔叔,阿姨,先让凡心去我那儿住吧,处理事情方便我们商量,我那边门禁也比较严,不会有闲杂人等打扰。”

赵见秋说:“他现在需要照顾,很麻烦人的。”

“我来,都交给我。”顾拙言不容分辩道,“等会儿司机过来,他送你们回家,从医院正门走,我开车和凡心从东门走。”

半小时后,所有东西收拾妥当,庄凡心裹着围巾随顾拙言离开,在停车场上了车,他松口气,从兜里摸出没了电的手机。

他事发后没上过网,惴惴的:“事情成什么样子了?”

顾拙言只道:“可控的样子。”

汽车驶入宽阔的大街,速度很快,在某个该直行的路口拐了弯,庄凡心疑惑地看顾拙言,又惊慌地看后视镜,以为他们被记者跟踪了。

顾拙言根本没回家,在某条街上刹停,车就撂在马路边,他的动作用力又干脆,下了车,紧握着庄凡心的手踩上台阶。

庄凡心抬起头,是一家银行。

“干什么……”

顾拙言没坑声,拉着庄凡心往里走,联系司机时顺便知会过,银行经理已经在等候他了。走程序似的亮了下身份证,继续往里走,识别指纹后,顾拙言带庄凡心进入了银行的保险库内。

四面反光的保险柜,庄凡心懵懂地站着。

“我没带钥匙。”顾拙言吩咐经理,“把我柜子打开。”

是最大型号的保险柜,银行经理上前开锁,咔哒一声,而后将柜子缓缓抽了出来。

顾拙言滚了下喉结,把庄凡心推前一步:“去瞧瞧。”

庄凡心走过去,看清了,那里面放着两幅画,一幅画的是一双弹吉他的手,另一幅是顾拙言的画像。

有一条手链,他曾经有一条一模一样的,还有许多,手机壳,绘着坚毅的锡兵的马克杯……

在泪水即将模糊双眼的时候,他望向柜子深处。

最里头,是一顶失去光泽的海玻璃王冠。

庄凡心摇晃着,将要跌倒时被顾拙言从背后拥住,那道声音贴着他:“你在小岔路等了一夜,我一直在楼上的窗口中看你。第二天去机场把你送走,我就捡回来了,你给我的礼物,加上一百三十七张画稿,十九张精确扫描图,我保存了十年。”

庄凡心泣不成声,颤颤地伸手,他摸到了,摸到每一颗海玻璃,那是少年时像海洋一样汹涌的爱意。

忽的,指尖触碰到什么,他拿起来,是王冠中落着的一张小纸条。

上面的字迹已经泛黄,写于十年前。

天边的你漂泊白云外。

是《一生所爱》中的歌词,而下一句写着——

请回来我身边。

喜欢别来无恙请大家收藏:(m.qiumotxt.com)别来无恙求魔TXT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穿越全能学霸 天劫医生 娇宠 教练万岁 渣爹的逆袭人生 这个诅咒太棒了 至尊箭神 穿回末世养萌宠 情敌每天都在变美[穿书] 重生之锦绣美人谋 国色生香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我必须隐藏实力 帝皇的告死天使 我有无量妖气 人道至尊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后宅那些事儿
经典收藏 (家教)Who am I 将军影后的圈粉日常 撑腰 巨星 把绷带还给我!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量身定制 危险美学 女主翻身做豪门 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 我是教授 七零炮灰小知青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小情人 跨年代 我行让我上[电竞] 解灵录 三梳 百米跑道 懒人伊尔迷(猎同)
最近更新 影后的嘴开过光 总裁不好惹:女人,休想离婚 八零之美人如蜜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伪装学渣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大佬的娱乐圈女神 作对 梦里什么都有 穿成七零炮灰媳妇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七十年代金凤凰 七零炮灰小知青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裙下臣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
别来无恙 北南 - 别来无恙txt下载 - 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- 别来无恙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